林夕

一时听歌的脑洞

我爱的人

“我喜欢鬼使黑”

不是我的爱人

“那家伙,怎么可能明白啊”

他心里每一寸,都属于另一个人

“他心心念念的是那个叫月白的少年啊”

他真幸福,幸福的真残忍

“不过这样对他来说就够了吧。”

哥哥为弟弟奉献一切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真是残忍啊,鬼使黑

让我又爱又恨

“理所当然的享受着他的照顾,却又怨恨着这个他”

他的爱,怎么那么深

“请,看我一眼啊”

请看,鬼使白一眼

————————分割线————————

我总觉的,比起小黑,小白才是更容易陷进去的那个人。

对待小白,小黑实在是太太太“温柔”了,原谅我实在是语言匮乏,只能想出温柔这个词。 我感觉,小黑对待小白不仅仅是兄长对弟弟的关心与爱护,更是一种近乎奉献一切的赎罪。

对于曾经无能为力的自己 对于没能保护好弟弟的自己 愧疚感大概从月白死的那一刻就将黑羽紧紧束缚住了 所以从重新相遇的那一刻,小黑会对小白死缠烂打,对小白的好。但这不只是兄弟的原因,甚至因为这份愧疚,小黑在小白面前没有了底线。或者可以说小白大概就是小黑的底线了。

而这一切都是基于小白是月白。

对于小白呢,他遗忘了做鬼差之前的所有事情。在毫无生气的地府,每天做着同样的工作,看着同样的人,或许还有还有来来往往鬼魂的爱恨情仇。

就在这千篇一律的生活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人,他会缠着你,会给你制造不大不小的麻烦,会给你带来快乐。大大咧咧的表面下,是对你的处处关心,一个不一样人。

很难想象在小黑叫小白弟弟时,小白是什么样的感受,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没有一个人愿意顶着另一个人的身份生活,哪怕那个人是从前的自己。更何况小白没有生前的记忆。

对于月白,小白应该怀着复杂的心情吧,一方面,如果不是月白,鬼使黑不可能来到他的身边。另一方面,他是鬼使白,不是月白啊。


布丁只想嘤嘤嘤:

我要吹爆锦鲤~锦鲤敲可爱!(⑉°з°)-♡,小可爱看看她

一只咸锦鲤:

这里是小可爱们之前关注的鱼丸粥鸭!知道自己是咸鱼但是今天依旧是在努力!
艾特几个亲友!都是超可爱的太太们哦
  @玉溪颜
@我不是目标【学习ing...】
@倚着白起刷番的柔潮笙
@布丁只想嘤嘤嘤
@一文草尔
@兴欣---叶不修(叶苏雨)
@安阳不暖
@林夕

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事吗

有cp,内容太少就不打了
人物是网易的,人物崩坏是我的


幸运儿
“哎?我吗”脸上长着雀斑的大男孩先是吓了一跳,随后害羞的指了指自己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大男孩低头仔细的想了想,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红色。
他抬头看着我,认真地说 “我曾经在一片大森林里迷路了,就在我快要放弃决定死去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或许也不能称之为人吧。总之,他将我送了出来”
“当时阳光穿过了乌云,照在站在森林边的他的身上。”
他挠了挠头,停了下来,不肯继续说下去,只是害羞的笑了起来
“就是因为他,我才能在一场又一场的游戏中活下来,我想再见到他,也见到他了”

佣兵
“我啊”他摘下自己的兜帽,坐在桌旁椅子上。一向吊儿郎当的男人,难得露出了认真的神情。
“大概是在我准备离开战场的时侯吧”
他笑了笑,拿起随身携带的旧水壶一口一口的抿了起来。看到我疑惑的目光,他说“以前战场上的,我总不能将这个带到地图里,毕竟丢了就找不到了。”
“我虽然厌恶战争,但那里有我的同伴。某种意义上我感到自己背叛了他们。但是那群家伙啊,竟然将我拉到了酒馆,闹了一夜。他们是真心为我的离开感到高兴。只是”
他靠在椅子上,仰起了头。抬起胳膊遮住了双眼
“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

杰克
“听说你把他弄哭了,真是厉害啊。我再怎么过分,他可是没在我面前哭过一次”
“我可没说你是故意的”他笑出了声,手上动作不停,沏好了茶,推到了我的面前。“虽然味道跟中国的茶不一样,但也不算难喝。尝尝吧”
虽然有些不习惯这茶的味道,但在这玫瑰园里确实也别有一番风味
“很漂亮吧。”他似乎知道我在看玫瑰花,手指在石桌上敲敲。见我回了神,他有些自豪的说 “这可都是我自己打理的哦。”
“你知道吗?上等人的生活可是很无聊的。所以对于自己喜欢的事,我很愿意亲自去做。关于种植玫瑰我可是请教过专门的人员。”
“当我第一次将刀捅入人的身体的时候,我没有慌张,只感到一股快意。那是一种长期压抑自己本性的释放,那一刻开始,我成为了现在的自己”
他的脸似乎有些扭曲,这令我有些害怕,他却起身整理了下衣服“恕我有事先行离开。”
“放心,我不会对你这样的小姐做什么的,请慢慢欣赏美景吧。”

空军
我看到她时,她正在擦拭自己的的信号枪。异常的专注。
“你好”
她似乎在为下一场比赛做准备,不得不承认,庄园里的生活并没有消磨她的警戒心。因为她的枪口正对准我的脑袋。
“可以开始吗” 放下枪,她问。直截了当该说真不愧是军人的作风吗?见我点头,她抿抿唇讲了起来。
“我曾是骑兵队的一员,但比起马背驰骋我更向往天空的一望无垠。所以我退出了骑兵队,加入了空军。但结果却不尽人意,有时候人的努力却比不上可靠的【赞助人】。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军队的黑暗。”
“我不会向他们屈服的”
“我会抗争到底”
她转身离开

梦魇

不小心咽下的海水和刺痛瞳孔的痛感,以及越来越远的海面。
范无救瞪大眼睛,恐惧在他的脸上一览无余,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仿佛再次感受到了那令人心悸的压迫感,四肢乱无目的的挥舞着。
一切又仿佛回到了那天,但似乎又是不同的。
能有什么不同?
恍惚中好像听到什么声音,什么人在叫我 ,是谁?谁在叫我
动不了了,好累
什么都感觉不到了,要死了?
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
我不想死!!!!!!!!
心沉入深渊
“无救”
我…死了吗
“无救”
谁在叫我
“无救”
必安…哥
睁开双眼,灯的光线投了进来,难受的眨了眨眼睛,这才看到坐在床边的谢必安
“必安哥” “吾弟可是梦魇了”
“……”范无救并不回话,不是不想说,只是不愿挑起那段往事。
“也罢”冰冷的指尖划过范无救冒着冷汗的额头,挑起一缕因挣扎而乱掉的头发,谢必安笑着说
“吾在”
我不会离开了
“嗯”
我知道
不会在分开了,两双手紧握在一起